排行榜 更新榜 全部影片 Rss订阅 求片留言 百度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1-8章)

    第八章更新在18楼··

    第一章
    [/p]  現在要說的是我自己的真實故事,這些都是我精心設計,費心費力去做的。對有些人來說,覺得是有些不可思議,或者遙不可及。不去努力嘗試,怎知道行與不行?當然,不能在明知不可為的前提下還硬來,這些是很危險的,我也是不贊成的。對於這些東西,雙方必須都是接受的,哪怕是有些不情願地接受,這都
    可以。畢竟為了安全著想,還是得先知。在情況不明確的前提下,試探著去理解對方的內心,或者打開之內心。不能胡來,亂來,強來。否則,必有害,而且是
    大害。

      我接觸母子亂倫,也是認識到這些影片或者小說,是在高中一年級的時候。平時經常和些朋友去淘碟,裡面或多或少會拿到一些日本的亂倫題材的A片,但
    是當時沒有多想,只是當成一般的A片看待,心裡是緊張萬分,因為當時能看書A片都是緊張的,也是偷偷摸摸地看。現在寫這篇文章多少能有當時的感覺,就
    是有些心跳,緊張。在我特別留意這類題材的原因,是無意在小書店中發現的。當時真的很少看課外書,不是說我學習多好,相反我學習都是倒數。平時同學朋
    友都喜歡看些武俠,言情,色情的小說。我是絕對不會看的,畢竟很懶得看書,看書就覺得很頭疼。

      後來戀上小說,也是因為等人。當時約好朋友一起出去玩,我等著無聊,就去小書店去。當時覺得到人家書店,不裝著看書,光站著也不好。就胡亂地反,
    看了金庸的武俠,根本沒看下去的欲望。累了就坐下來,發現旁邊有紙盒,裡面裝很多雜誌一類的書。就拿出來看看,上面一些還是比較正規的,當翻著翻著,
    到中間就看到色情的了。封面都是很性感的女郎,標題直白地寫著與老師,與妹妹,與哥哥,與媽媽之類的亂倫標題。我看著標題並不覺得吸引我,但是為了大
    發時間,我還是打開來看。一看就被吸引住了,可能之前沒什麼接觸過吧。剛剛看了不到兩篇,朋友就到了。我如獲至寶,把這些書放回去,等著回來再過來租。
    和朋友約這去和別的高中朋友打籃球,平時都是學習不好的我們,打球就是很得意。畢竟我們幾個都是校籃球隊的,平時放假都經常約著出去打球,找各種對手
    打。樂死不疲,男人就該在賽場上碰撞。打了一場球賽下來,贏球的喜悅自然有。我卻心懷鬼胎,沒和朋友去吃飯,改口說家裡今天來人了。我們打球,都是輸的
    一方合資起來請客。

      我來到小書店,馬上裝起兩本,壓了10元的押金,每本是五毛租金,第二天畢竟歸還,不然又加錢。回到家後,澡也沒洗,躲在房間看著。當看到關於母
    子的小說時,那種激動是無法言說的。不光是小說,裡面還夾雜著許多真實的案例,一個是農村的,一個是小鎮上的。農村好像是講一個30多歲的男人,被自
    己的老母親勾引,然後就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當然不是美好的,畢竟是案例。後來因為這個兒子不願意再繼續,怕自己老婆和老爸知道。但是這個老母親卻想
    繼續下去,情節我記不得了。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就殺死自己的老伴。當時還配圖,一個老太被帶去指認現場,是一口井。我覺得這個東西不吸引我,畢竟是悲劇,
    慘劇。而且幾乎看不到別的,只有悲劇。第二個案例也是因為一個母親,因為自己老公常年出車在外,自己特別寂寞,但又不敢出去找男人。所以有天晚上,她
    洗這衣服,看著高中的兒子已經睡著。就忍不住,偷偷地解開兒子的褲子,露出JJ,然後含了起來。這時候兒子被驚醒了,母親馬上用嘴堵住兒子的嘴,然後
    自己坐上去。就是這樣發生的第一次,兒子雖然不是主動,但是覺得很享受,也沒再拒絕。之後的日子,母子兩經常做愛。但是他們不小心,最後被出車回來的
    老公撞見。之後怎樣我記不清,反正最好母子兩相繼自殺了。也配有圖,當時是黑色的圖像,兩具屍體躺在房間內。這些東西對於那些90年代上初中或者高中
    的人來說,肯定有人也看過這兩個案例。當時觸動很深,也很矛盾。自己心裡想,但覺得這樣的悲劇又太慘了。所以當時就只能胡思亂想而已,想像的物件很多時
    候也不是自己的母親,總覺得自己母親不漂亮,想像著有些反感。這個就是當時的感覺,和接觸。之後接觸到網路,這些東西有一陣子沒想過。很多人肯定會說,
    當時有網路肯定更方便。對我來說,網路吸引我的只有遊戲,還有網友。那時候的遊戲很多,CS,奇跡。是我主要玩的,也是死黨們經常跑到網吧的原因。學
    習不好,我們也不在乎,只要訓練的時候認真練球就好。但是對體能確實是回應很大。還有我們幾個只有一年的時間沉迷遊戲。到高二下半學期就開始認真打球,
    畢竟我們這樣的體育生,想到好的的學校,只能在籃球上多出功夫。最後,我高考不好,但是體驗特長加分,進了不錯的體校。直到現在我也經常打球,雖然做
    的工作和打球沒有關係。

      大學生活,我換女朋友的速度也是很快的。大學期間交了十二個女朋友,這些都是因為自身條件不錯,球打得也好,所以很容易受女生關注。大學那幾年偶
    爾會看看幾篇小說或者A片,其餘的時間,性欲來了,都有女朋友。所以說,大學的那幾年很性福,也沒有雜念。打球,打炮是主題。

      真正讓我重新拾起這個欲望的是工作的時候。畢竟自己身高和技術達不到CBN那些要求,但是在大學校園籃球聯賽中,我還是跌打的主力。每次比賽,也
    都有些獎金,平時過年也有很多地方邀請我們去幫他們打球。那時候資金算了不錯,平時我們這些城裡孩子,都有自己鄉下的同學介紹去幫企業打球。大學期間
    從沒問過家裡要一分錢,算是自食其力吧。閒話還是少談吧,我說我的開始。

      畢業後,我拖關係進入了很不錯的一個部門,工資什麼的都很OK,最主要的是輕鬆。飯飽思淫欲。平時下班了,就玩玩遊戲,上上網。免不了在遊戲膩的
    時候,逛逛論壇,找找種子,看看小說。網上的論壇小說確實是多,但是算精品的很少。平時主要是外國名字的我也不看,記得離真實太遠,畢竟咱們是中國人。
    我相信寫出好的文章的人,起碼有一半和我一樣,有過真實經歷。人家才不在乎有沒有人相信,更多人連寫都不會寫,只享受著在完全安全的環境下,愉悅地進行著。像我這樣能寫出來的,是一種分享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心血來潮,畢竟自己文字功底太欠缺了。

      我工作後也和父母一起住,一家三口人,平時都是很正常的交流,話不多也不少。我媽家裡,有五口人,兩男三女。我老媽是老四,有一個小姨和大姨,兩
    個姨父是老大和老二。我爸這邊就兩個兄弟,感情都是很好的。兩邊都一樣,親戚經常往來。我媽和兩個姨媽都是很迷信的,這個東西反正信信也無害。只是很
    注重平時的習俗和禮儀,但卻不是落後觀念。如果有這個觀點,我覺得我是不會成功的。其實我真該感謝她們迷信,或者是大家的一直因素,才鑄成後來的發展。

      畢竟工作後,看著小說,就會把媽媽或者姨媽帶入到自己的想像。雖然事後很反感,也說著下不為例,但是沒用。姨媽也是經常來家裡吃飯,串門。同一個
    城市,就是這點很方便。可能是我外婆家的基因好吧,我媽和姨媽都是人高馬大的類型,雖說長相平平,但是細想來,卻是很有韻味。個個不低於165CM的
    身高,最高的是小姨,有170,我只比她高五公分。我媽則有些偏胖,但是這中胖卻是我很喜歡的,倒不是說肚子很大。其實我媽肚子的肉不多,可能是骨架
    子大。胸部我媽的也不算大,脫起衣服來看,沒有下垂,很好看。可能就是因為不算大的原因吧。最大的胸部是大姨,穿著衣服都是可以看出來,小姨比我媽的
    稍微大些。

      記得有天,我在貼吧留言。就有很多男同胞加了我,我特反感。以前的貼吧還不像現在,畢竟都是十年前。後來我覺得有個還看著不錯,就加了加。其實他
    沒有這方面的興趣,只是好奇而已。也不是那種連加很多遍,就想看看相片那種。他說,老弟,加著聊聊。我覺得這句話看著很舒服,就加了。後來我慢慢地給他
    給些母子亂倫的小說和A片,他也沒什麼感覺,根本不會幻想和他自己的母親那樣。畢竟他比我大十多歲,母親也老了。平時有老婆孩子,有需要可以找老婆。
    我知道,這些東西多有些人來說,沒任何興趣,對另一些人來說,是噁心。這些都是人與人不同罷了,只要不傷害到別人就好,你情我願,難道誰還管得了。和
    這個老哥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相近一年,他和他老婆的房事也告訴我聽,但是從不給錄音,更別說錄影視頻了。我沒敢對他說,我想實現和媽媽的那種想法。我
    只告訴他我喜歡看這些類型的小說和電影。那時候他是年近四十,而我才是23歲。後來我實在是太想,就想要他幫個忙,看他願意與否。但是計畫我還是得慢
    慢來。平時在家,我不敢跟媽媽有什麼肢體接觸,有時候媽媽俯下身子,會偷偷看些媽媽的奶子。其餘的我沒有過分的行動,也不會偷看,因為偷看也偷看不了。


                    第二章

      我媽和我爸都是單位的員工,家裡關係好主要是因為大伯,是政府部門的領導。所以我工作才那麼容易得到,我也不會拒絕,能多賺錢,誰不喜歡。
      記得有一天下午,我在單位沒什麼事,就提前下班了。回到家中,看到媽媽也在。我還有點納悶,為什麼今天媽媽這麼早就回來。我隨便問了問,媽媽說今
    天她單位下午不用上班,晚上聚餐,所以回來準備準備。媽媽和爸爸都是一個單位,爸爸卻不見回來。原來爸爸是和一幫領導去聯繫晚上聚餐的地方。我沒太多
    別的話,本來覺得早點回來,找朋友打球去。現在看到媽媽一個人在家,心血來潮。本來不想的東西,現在一股腦全部都溢出來。我觀察著媽媽,她在曬衣服,
    天氣很熱,媽媽穿著連衣裙,青色的連衣裙。雖然看起來有些許臃腫,但我真不介意,也不是因為是自己的媽媽,可能自己就是喜歡類型的女人。我問媽媽:

      「媽。今晚你就這樣穿啊?」

      「不會啊,等下穿褲子和衣服去。在家穿裙子,出去人多的地方不好意思穿裙子,太胖了。」媽媽笑著說。確實,媽媽很少穿裙子去人多的地方,雖然上班會穿。但畢竟是那麼幾個熟悉的人,聚餐這種東西,晚上會很多人。我想到這裡,就有了偷看媽媽換衣服的場景。看了看時間,才是3點30分,媽媽起碼還有一個小時才去。平時我沒事是不會進爸媽的房間,這回我裝著去爸媽的房間看看,說找個創可貼。問著媽媽就直接進去了。媽媽說在電腦的抽屜裡。我坐在爸媽房
    間的電腦前,雖然之前也有過幾次幫他們修電腦的。

      對了,差點忘了,交代時間。我大學畢業是07年,這個事發生在08年的九月份,奧運會剛剛結束沒多久。媽媽那年47歲,我22歲。

      我在媽媽電腦前,拿了創可貼,胡亂地貼在一顆手指上。媽媽這時候進來,問問我手什麼啦。我說被刮了一下,沒事的。媽媽也沒在多問,把收好的衣服放
    在衣櫃裡。這時候媽媽已經是全身汗了,家裡沒開空調,看到媽媽這樣,我打開了房間的空調。媽媽吹著剛剛發出的瘋,直言好舒服。我看著媽媽卻是很性格,天太了,不動都想出汗。媽媽收好衣服,坐在床上,吹著空調。我開了最冷,最大的風速。才幾分鐘,媽媽就說可以洗澡。叫我出去先。爸媽的房間是有衛生
    間的,所以她都在自己房間洗澡。我在媽媽不注意的時候,已經打開了QQ,用我的號上著。然後馬上去自己房間,打開電腦,快速登錄。但是還是等不到剛才
    發的視頻,我自己電腦我用的是小號。我覺得是開機和登錄消耗了時間。馬上再去媽媽房間看看,幸好媽媽還沒關門,在找衣服。看到床上放著一套衣服,我知
    道媽媽今晚穿的是這套了。看到我進去,媽媽還納悶說:

      「我正要關門,你進來幹嘛?」

      「我忘了個關我QQ。」我敷衍著,媽媽知道QQ這東西,她自己也有,但
    是不經常登錄。所以她沒在意,我直接快速地發著視頻,然後最小化,把電腦屏
    幕關起來。飛速地回自己房間,接受了視頻的請求。終於看到了媽媽房間內的一
    大片。攝像頭也很輕易地被我對著床,等媽媽換衣服的時候肯定能看到。這時候
    已經聽到媽媽關門上鎖的聲音了,看來還是怕我會突然進去的。媽媽脫衣服平不
    在房間,有點遺憾。等了快二十分鐘,媽媽終於出來了。這時的媽媽包裹著浴巾,
    頭髮濕漉漉的,不停地用毛巾擦拭著。顯然是有點冷了,媽媽打了個寒顫。把空
    調先關了,然後把空調遙控器丟在床上。頭髮擦拭得差不多了,我激動的時刻就
    要來臨了,內心很緊張,而且不停地發抖。從未有過的感覺,就這樣來了,和之
    前看小說看A片的感覺不一樣,更刺激更緊張。媽媽很快速地就拉開了浴巾,根
    本不像我想像地那樣,慢慢來。看著媽媽的裸體就這樣出現在視頻裡,我衝動得
    幾乎想射出來。我不知道媽媽會不會打開電腦,也沒心思想,只注意著媽媽的裸
    體。媽媽身材比我想像中的好太多了,真的很勻稱,不知道為什麼穿衣服會有那
    樣。雖然媽媽肚子上多多少少有些贅肉,但不影響美觀。這點真不是我誇她,真
    的很豐滿勻稱。我看著,手不自覺地抓起下體。媽媽還在用浴巾擦乾身子,然後
    先穿上內衣,是一件紅色的內衣。內衣包裹著媽媽不算大的奶子,膚色很白很白。
    乳暈很小,媽媽的乳頭看不出到底是怎樣的顏色,畢竟是攝像頭拍的。反正不是
    很黑的那種,在當時的情況下可以確認。欣賞著完媽媽的上半身,我目光移動到
    媽媽的下體,又黑又長的陰毛捲縮著,不多,只是一小撮。媽媽站這,肯定看不
    到下體的形狀,但能看到這些,已經很滿足,很刺激了。不一會媽媽就穿上內褲,
    也是紅色的的內褲。而我早已射了出來,沒有什麼東西比當時的我更覺得刺激了,
    畢竟是第一次,而且也是自己想了以後的第一次。射完就有深深的厭惡感,對自
    己,也對媽媽。然後關了視頻,把精子清理乾淨。好在脫了褲子,不用換褲子,
    只擦走掉在地板上的精子,然後拿到衛生間沖走。我打開房門的時候,媽媽也打
    開了自己的房門。看到我手上拿了一團紙,還問我什麼啦。我看著媽媽,說剛才
    喝牛奶掉地上了。男人精液的那種味道,相信會有很多人都聞得出,再說我自己
    精子的味道是畢竟濃些,還好是拿紙包住了。就算聞到也沒什麼,媽媽肯定不想
    想到那方面。

      我丟了裝有精液的紙團,回到客廳。媽媽平時也不化妝,就是抹點防曬之類
    的。皮膚卻很好,比很多化妝保養的同齡大媽好太多。看到媽媽在客廳打電話,
    想必應該是要去了吧。掛完電話,媽媽就對我說,叫我自己出去吃吧。我說好的,
    誰叫我活那麼多,連米怎樣洗著煮都不會,只能到外頭吃。媽媽說完,拿起包就
    出門了。媽媽平時不在房間,絕不會鎖上自己房間門。我進去,打開電腦螢幕,
    還好媽媽沒開電腦。我算放心了,剛才那麼厭惡感好像已經消失了,因為這時候
    又在回味是剛才。我並不遺憾自己這樣做,畢竟我太想太想看到媽媽的身體,能
    不能到達那一步先不說,至少是滿足了我第一點。

      這個不算我的計畫,這只能說是我一時性起所為。計畫還是得有,但是有猶
    豫不決。因為我的計畫裡,畢竟有一個我毫不在乎,又能信任他的人。而且這個
    人還不能是認識的,也不能是有機會認識的人。所以說難找,猶豫的原因是我不
    知道能不能信任我那網友大哥。就算信任了,人家肯不肯幫忙又是另一回事。


                    第三章

      偷看媽媽成功後的第三天,我越來越強烈的欲念驅使著我必須想辦法完成計
    劃,就算不成功,也得試試。那天晚上約好網又大哥,網上聊,決定把我的計畫
    告訴他,而且為了安全,也得和他交換些東西。如果他不答應,那我就算了,畢
    竟風險太大。

      晚上我把我的意思跟這網友大哥說了出來,他說他可以幫我,但是我所說的
    條件不知道能不能答應。我的條件就是想讓他們把自己的裸照給我,而且是露臉
    的。畢竟他自己也還沒幫到我,就讓我看他們夫妻的裸照,是擔心。再什麼說,
    對對方都不算瞭解,只是網上的聊天,誰能信得過誰呢?然而我也不願意冒險,
    真叫他來了,我就是被他左右了。最後我說,叫他和她老婆提提看。之前我們聊
    的母子類的話題,他從不和她老婆說過,畢竟他自己都不太感興趣。但是他答應
    了我的請求,找個合適機會和他老婆說說。

      就這樣我等了幾天,在這幾天中,我沒機會再偷看。老爸經常在家玩著電腦,
    所以我等待的這幾天很難熬。終於在第四的晚上,網友大哥QQ來資訊說他已經
    和她老婆說了,他老婆想都不想就拒絕了他的要求,還罵我是變態,有病。我聽
    到這些,心涼看下去。不過事情大哥還沒說完,他由於也擔心,只跟他老婆說想
    找裸照給網友看。這肯定是要挨駡的,我也理解大哥的擔心。他自己也怕被自己
    的媳婦誤會成是他自己想的那種想法。後來我跟他說,就大膽說一次,或者你叫
    嫂子來看看,我自己跟她說。大哥說,那還是他自己說吧。要我再等等,在更好
    的機會說。我讓大哥在做愛的時候提議,看看怎樣。

      又過了兩天,大哥說給我聽,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問我先聽哪個?我
    說先來個壞的吧。大哥說,壞消息就是不會答應把裸照給我看。好消息就是願意
    讓大哥來幫我,只是我不能提什麼要求。我聽完,覺得兩個都可以算壞。然後就
    追問大哥說,為什麼大嫂聽到母子這類的不生氣。大哥的回答是說他也很納悶,
    本來就是要準備挨駡的,沒想到,他老公聽了覺得很有意思,也很好玩。反差太
    大了吧,提到裸照都被那樣罵,現在可是這些東西?在和大哥的聊天中,知道她
    老婆只是純粹的覺得好玩,加點刺激。畢竟是不關他們什麼事,能看到這樣的事
    情,多少有點看熱鬧的態度。最後大哥問我,願不願意?我說等幾天吧,我考慮
    考慮。聊完已經過了夜裡12點,我關了電腦,整夜地想這個事情,到底該不該
    冒險?

      第二天起來,晨勃得厲害,也曾加了我的決心,冒險吧。反正不成功,也不
    會有事,人家應該也不會那樣報復。成功了的話,我也說成不成功,反正他們也
    不知道。只是要這位大哥不遠千里來幫個忙而已,南京到貴陽的距離。我這一天
    上班也是分心的,也沒什麼事做,就計畫著。計畫的大概內容我都想好了,憑著
    我對媽媽和姨媽個人和家庭情況的理瞭解,讓她們相信算命先生的話應該不難。
    我把對大哥的要求都叫他詳記下來,個人情況,家庭之前有過的問題,反正我所
    能瞭解的都告訴了他,要他寫下來背下來。當然,這些忙不是白幫的,我多多少
    少答應給他一些錢,來的機票我到時候幫他訂。我打算在一個月後叫大哥來,那
    時候國慶剛剛過,他可以再請假過來。

      在我把所有的情況狀況都說清後,大哥也是真的是很快就背下來,他說他記
    性很好。我現在就只能等待了,平時看到媽媽,總是特別激動,覺得還有一段時
    間就能親自和媽媽那個,心中的激動如等待爆發的火山。在九月十二號的白天,
    是個週末,媽媽在家,爸爸已經不見人影。我起得比較晚,畢竟是週末,睡個懶
    覺是情理之中的。那時候媽媽已經在準備午飯了,我問媽媽爸爸去哪?媽媽說,
    大姨父身體有些難受,去醫院檢查了,她回來幫我弄午飯,也沒多大的事,就是
    血壓高,留我爸在那邊先陪著。想到我這麼大,還不會自己煮飯做菜,心裡有點
    難受。我洗漱完,就跟媽媽一起坐在飯桌上吃飯。想找些東西聊,我也不知道聊
    什麼,問姨夫的身體,也就一兩句話就知道完了。我注意到媽媽的時候,才發現,
    今天媽媽沒穿內衣,一件寬鬆的白色T恤,透點還是蠻明顯的。在家裡媽媽並不
    在意這些,可能天熱,回來就脫了吧。媽媽吃飯的時候,領口多少會被我看到,
    我眼睛時不時地偷看著。我站起來打飯的那一刻,才真真正正地看到媽媽的乳頭,
    白白的乳房,乳頭真的不像電影那些熟女那麼黑,顏色談了許多。我不能看太久,
    打著的飯不多,所以我才裝著還吃一小點的飯,這樣就能一直站著了。媽媽看到
    我站著夾菜,還問我為什麼不坐著。我說快吃飽了。媽媽肯定不會察覺我在偷看
    著她露出的春光。媽媽吃飯很慢,總是細嚼慢嚥,像個大家閨秀。我飽著眼福,
    根本沒什麼胃口再吃飯。可能時間太久,媽媽發覺有什麼不對,又問我吃那麼久
    還不坐下。我只好乖乖坐下,這時候媽媽好像注意到自己此時沒穿內衣。看看自
    己領口,再疑惑地看著我,好像在問自己是不是我剛才一直看著她的胸。媽媽沒
    說什麼,還是和之前那樣吃飯。好在我以前也經常站著吃,媽媽可能也就懷疑了
    那麼一下子。等我吃完,在客廳打開電視看了幾分鐘。媽媽也吃完了,平時她的
    飯量不大,就一小碗。媽媽收拾完碗筷,再洗著碗。洗完就回房間,把門關上,
    一下就打開了。原來媽媽回房間是穿上內衣,因為看不到媽媽胸前的透點了。媽
    媽雖然不確定,但也覺得這樣不好吧,所以就穿起內衣。我問媽媽她還去看姨父
    嗎?她說不去了,可能都回到家了,沒什麼大礙。

      在著只有我們母子兩的房子裡,我多想像電影中的情景一樣啊,能擁有自己
    的媽媽。撫摸著她的全身,親吻著,眼睛閱覽著她的酮體。想像著的場景雖然是
    虛幻的,但卻能滿足一個年輕男人的某種特殊的快感。我強壓著已經堅硬無比的
    下體,看著媽媽在家忙著忙哪的身影,我的目光根本不在電視上,總跟著媽媽的
    身影移動。媽媽今天穿的是牛仔褲,七分褲的那種。看著飽滿的臀部,豐腴的身
    段,我眼中已經有了無數個自己在背後抱住媽媽,然後雙手揉搓著媽媽那不大卻
    充實的乳房。然後媽媽轉過頭,與我親吻著。正在我想得出神的時候,媽媽過來
    拍了一下我的頭,問我想什麼呢,不看電視看哪裡?原來我一直盯著媽媽剛剛拖
    地的地方發呆,現在媽媽已經拖到我這裡了。我說沒想什麼。

      忙了快一小時,媽媽也忙完了,要來搶我的遙控器了。呵呵,媽媽平時喜歡
    看看電視,躺在沙發上看,經常看著就睡著在沙發上。本來我也沒想看什麼電視,
    媽媽轉到電視劇,仔細地看著。由於我和她都坐在長沙發上,她沒有躺下來。我
    識趣地退到小沙發,然後叫媽媽躺下吧。媽媽愉快地說聲好。我知道我自己不能
    亂來,只能亂想。我覺得越和媽媽呆在一起就越想,也不管天熱,就出去了。大
    白天的,也沒幾個人能出來的,打球都是旁晚才打的。我就下去在社區買些冰激
    淩來吃,在社區的陰涼處坐著。或者看看社區裡的老大爺門下象棋,畢竟我自己
    也喜歡下象棋。就這樣看到下午三點半,時間可真快,可能自己也殺得興起。因
    為平時也經常和老大爺門下象棋,所以我來了,輸的一方得換人,其餘一些就不
    敢上了,有的是棋藝不精。我可不怕,大學宿舍裡,沒少和舍友門練,所以和這
    些老大爺打,也能平分秋色。畢竟咱們不像他們天天打,他們的劣勢是,年紀大
    了,記憶力,反應都跟不上,我打的都是快棋,把他們弄迷糊了。這時候自己也
    累了,就回家去。

      開門看到媽媽果然已經睡著了,電視還開著。我拿起遙控器,把電視關了。
    看著媽媽睡著的樣子,也想想小說電影裡那樣去頭摸。告訴你們,偷摸是很容易
    被弄醒的,所以這個都是扯蛋的。除非你很輕,媽媽又睡得很死。

        我只能很近距離地看著媽媽,臉上的皮膚雖然有些斑點,但卻很白皙,顯得
    斑點就有點明顯。我不喜歡看著媽媽的臉,畢竟太熟悉了。

        我看著媽媽鼓起的陰部,想著裡面的陰毛,那一小挫又黑又長的陰毛。一直
    看來好久,也拿手輕輕地,試探著放在上面,根本不敢亂動。

        等到快接觸的時候,感覺那地方的溫度都高了許多。我只敢輕壓著,這樣的
    動作對於睡著的來說,應該是沒什麼感覺,我也就是幾乎是感覺一下而已。

        這時候,想到小說裡,電影裡,在睡著的媽媽身邊打飛機,我也想試試但又
    很害怕,萬一醒來,就完蛋了。

        因為我不確認媽媽睡了多久。我又開起電視,把聲音弄成靜音。

        人的膽量,自己是不會清楚的,這時候的我也決定試試看。我彎著腰,一手
    抓住自己的下體,一手還是輕輕地放在媽媽陰部下,體驗那種度。

        我不敢在媽媽胸部做動作,雖然穿著內衣,自己感覺會被發現。我就一直保
    持這樣的姿勢,有時候很輕地摁了一點點,就是這樣的一點點,對我的刺激卻是
    大大的。

        我看不了媽媽的乳房,看不了她的陰部,只能回憶著視頻裡媽媽的裸體,現
    在又壓著媽媽的陰部,這樣的刺激狀態下,我不想控制自己射精的衝動。可能就
    是只有三五分鐘吧,我就射了出來,當時真的是叫出一點點聲音出來,太舒服太
    刺激了。

        射完我馬上回到房間換內褲,然後洗澡。再看到媽媽,一點感覺都沒有,還
    是有些反感的感覺,這可能就是男人射精後都有過的感覺吧。

      
                       


                    第四章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媽媽醒來了,走過我房間問我她睡了多久。我說不
    知道,我回來的時候您已經睡著拉。媽媽回屋去洗澡了,可能就是睡醒了,想洗
    個澡,舒服舒服。男人的真是個奇怪的東西,剛剛射完還覺得厭惡,現在精神馬
    上又來了。可惜剛才沒去偷偷地開著電腦。

      在那位大哥還沒到來的日子,我算是煎熬著度過。說不清楚的感覺,就是特
    別喜歡看到媽媽,在情欲高漲的時候,覺得媽媽哪裡都是可以接受的,射完後,
    看哪都覺得不好。但是這不好的感覺很快就沖淡了,也就是剛剛射完的那十分鐘
    內。反正在這段時間,我是畢竟勤快地和媽媽聊著,問問他們姐妹以前的生活,
    出過什麼特別的事沒。這是為了以後做好準備,萬全的準備。也奇怪,和媽媽聊
    天的日子裡,才知道其實媽媽挺願意說的,可能她自己性格原因,或者沒什麼人
    可以說吧。媽媽和我說了她的愛情,和爸爸之前,他也和別的男人相親過,只不
    過人家家裡不同意。對於這個,媽媽現在的感覺是很幸運,幸好不同意,不然後
    悔死了。因為現在和媽媽相親過的男的,已經是個酒鬼,相親的時候已經很喜歡
    喝酒了。媽媽最討厭喝酒的男人,雖然平時她自己也得應酬喝些,總體說是討厭
    喝醉的人吧。好在我爸是很克制,可以說沒有應酬,幾乎煙酒不碰。和媽媽這樣
    的聊著,也讓我知道比之前瞭解的媽媽簡直是太少了。以前就知道個大概,家庭
    情況之類的。我不好意思再深究地細問,畢竟這東西,媽媽能講我就很樂意聽。
    媽媽還說了大姨和小姨,大姨是畢竟老實,對待感情方面。小姨是畢竟自我,想
    找怎樣的就找怎樣的,不喜歡絕不委曲求全。這點,我很佩服小姨,聽完媽媽說
    後。但是我也擔心我的計畫,能不能成功,媽媽或者姨媽會不會相信?

      在這半個多月的時間裡,我很多空閒的時候都聽媽媽說之前的事。可能媽媽
    太需要一個人來訴說了吧,這個東西爸爸也知道,所以說不說對於他來說,沒什
    麼興趣的。後來我問媽媽,這些事和別人說過嗎?她說沒說過,但是家人都應該
    知道,只是有時候覺得想告訴誰,都沒有物件。說完媽媽微微一笑。確實是這樣
    的,媽媽和大姨性格差不多,都是不太喜歡說話。小姨則是大大咧咧,嘴巴說起
    話來就像個機關槍。雖然是這樣,但是媽媽這幾兄妹感情還是很好。為什麼說他
    們會迷信呢?這個是我作為這個家庭一份子,從小就瞭解的。媽媽的爺爺,就是
    幫人家賺命的,而且很准,很有威望。可惜賺自己的命不准,我媽媽和小姨都沒
    來得及看,就離開人世。我外公並沒有傳到過他爸爸的技藝,雖然技藝不精,但
    是外公知道這門東西,所以很尊重。可以不信,但必須尊重。

      國慶到了,我們都放假了,想一大家子去玩玩。黃果樹去了幾次,覺得沒什
    麼好玩的地方,人又多。想來思去,最好還是沒去成,人太多了。所以等到國慶
    日,一大家子就在貴陽家裡過,一起聚會,也是很熱鬧。等晚上吃完,媽媽才想
    到,說不如明天去廟裡拜拜。媽媽的提議,得到家長們的一致同意。我和我那些
    表兄弟妹們就沒什麼興趣了,覺得既然不去玩,那就自己各找各的。第二天,媽
    媽拉著我一起去,看得出,這幾天和媽媽聊那麼多,媽媽也喜歡我陪在她身邊說
    話。我就只能陪她們去了。我們幾家人,就三輛車,也夠坐了。加上我,13個
    人。就我一個年輕的,我都有點不自在了。媽媽和姨媽和我,加上我爸開車,我
    們四人一個車子。也不管他們了,畢竟有輛越野車,可以多坐些,我們是轎車。
    其實也就是附近一座廟,車程不堵的話兩個多小時,這些天堵車,肯定慢些。大
    姨怕暈車,坐了副駕。我就只能和媽媽小姨擠後面了,當時我還沒考駕照。媽媽
    坐中間,我坐媽媽右邊。在車裡,媽媽並沒有和我說什麼話,是小姨一直說,問
    我媽媽和大姨,也怕開車無聊,有了她,一路有了不少的歡聲笑語。大家可能會
    覺得我在車上做什麼。錯,車上我根本沒想到那方面,我也奇怪。可能人太多,
    小姨的話又有趣吧。早說起點車門,到廟裡已經是11點30分了,慢了近兩小
    時。下了車,第一件事就是找吃的。

      吃完飯,就跟著媽媽他們去上香了,我什麼都不懂,都是媽媽教的。但是我
    還是很虔誠的,畢竟知道是個嚴肅的事。人也很多,排隊很讓人不耐煩。等這些
    過程都完後,都快下午4點了,每個人都覺得累。所以就不回去了,在這邊找個
    旅館住。旅館是很緊張的,找了很多地方都沒有剩那麼多房間。最後找了個很貴
    的酒店,卻還是只剩五個房間。他們商量後,決定住下,不想找了。三個姨媽一
    個房間和她們的兩個嫂子,加上我大娘六人要了個三人房。哈哈,就剩我們一幫
    老爺們,還有四個房間,隨便分了。反正我自己住了單人間。其實女人聚在一起,
    就是熱鬧,也不避嫌,能這樣輕輕鬆松睡著,晚上又能聊天,她們肯定樂意。

      大家休息了一會,就要去找吃的了,畢竟到了市裡面住,離廟裡蠻遠的,不
    可能返回那邊吃。為什麼這麼說,因為那邊做得太好吃了。我們就將就地在我們
    住的酒店吃,也不在乎貴多少,都是當地人。其實做得還不錯,雖然是個新酒店。
    酒足飯飽後,他們幾個中年人卻說,那不如就在這邊玩上一兩天,看看這邊的景
    點。他們當然願意了,我既來之則安之,反正這邊也不錯。這頓晚飯吃了很久,
    坐著慢慢聊。我卻突然想到我的計畫,為什麼不馬上叫那位大哥來呢?這麼好的
    機會。想到這裡,我馬上出去打電話。之前那位大哥給我他的手機號,我自己的
    手機號我先不給他。所以我為了保險起見,找了大堂的電話打過去。叫他馬上坐
    飛機過來,到了我再報銷機票。他聽我這樣說,也很爽快地答應了,但是堅決不
    要我報銷飛機票。就在當晚,他就坐了飛機過來。他決定要來,我也豁出去了,
    把自己手機號也給他,來了就叫我。

      半夜兩點中,我手機響了,是他的。我跟他說了我的酒店名字,叫他過來。
    因為酒店已經沒有房間了,我等到他的時候,直接叫他進我房間,還好我是單人
    間。他看得出我很緊張,就說,沒事的小弟。你不想的話,我絕不勉強,這個我
    得聽你的。緊張歸緊張,但是我的計畫一定要實行。我想想看,明天怎樣讓媽媽
    能單獨遇上他,或者媽媽和姨媽在一起遇上也可以。但是現在有六個女人,我只
    放心讓他接觸媽媽和大姨小姨。因為大娘他們我不算瞭解,不敢冒險。反正走一
    步算一步。

      第二天早上被媽媽敲門,叫起來吃早餐,我找個藉口說已經吃過了。經過昨
    天夜裡的交談,我也看了大哥的身份證,知道他姓石,所以我叫他石大哥。看了
    身份證,我算是放下心了,反正都這樣了。我叫石大哥跟這他們,告訴了誰是我
    媽媽和姨媽們,這樣就不怕弄混了。我自己一個人在房間等待著。媽媽吃完早飯
    肯定會走走的,所以我也在期待著。爸爸這些男人都回來了,還有就是我大媽和
    嬸嬸。畢竟媽媽她們是親姐妹,在一起肯定能多自在些,大媽和嬸嬸也知趣地自
    己回來了。我看到這裡,覺得機會來了,石大哥應該能和我媽她們遇上。但是過
    了沒多久,看到大姨和小姨也回來了,我以為媽媽也跟著。但是我問大姨,大姨
    說媽媽去算命了。我反問為什麼你們不和媽媽一起?大姨告訴我說,等下就到我
    們了,算命先生說先一個一個算。我聽後,算是很佩服石大哥。大姨還告訴我說,
    媽媽就在酒店的大廳裡。我故意裝傻,問大姨為什麼這裡也有算命的。大姨說是
    遇見的,然後說的很准的東西。原來媽媽和姨媽們正想出去逛逛,石大哥就出現
    在她們面前。


                    第五章

      我等了一上午,一直等到10點鐘,才看見媽媽上到房間。爸爸他們都自己
    先去逛旅遊景點了,姨媽們陪著我等媽媽。看到媽媽回來,沒有多少表情,等到
    大姨和小姨問她,算命先生算得怎樣。媽媽說很准,然後一個眼神看了看我,臉
    上有是讀不懂的表情,微微透著一點紅。大姨和小姨也想算算,問媽媽算命先生
    還在嗎?媽媽說還在,怕人家累了,就叫姨媽先別去,等下午,因為記了電話。
    然後媽媽就叫我一起出去找爸爸他們,我說我不想去了,媽媽也沒再強求,和姨
    媽們出去了。我看到她們出去,馬上打電話給石大哥,叫他上來。

      沒兩分鐘,石大哥就上來了。我迫不及待地問著。石大哥知道我心急,對我
    做了個OK的手勢。對於這個,我真的沒有多大的自信,看到石大哥的手勢,我
    覺得性福原來真可以擁有。石大哥把剛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給我。

      「今天我看准機會,看到只有你媽媽和姨媽三人,我覺得是上天給你一個好
    機會,也不能浪費。我走到你媽媽面前,說:請問你們是不是三姐妹?當時你媽
    媽她們也疑惑。我沒等她們回答,就接著說:你們姓劉,是五兄弟姐妹···
    (石大哥把我之前給他的詳細資料,以自己的方式告訴了媽媽和姨媽們。好在石
    大哥是個很聰明的人,所以說得很有分寸。)

      然後我就讓你姨媽們先走開,我單獨和你媽媽聊。我們做在大廳裡,在沒什
    麼人的角落。然後我就等你媽媽自己多問我,果然你媽媽還是很關心你的。問了
    你將來該怎樣?我看到你媽媽說到這,我就說:你們家族會在不久的以後,吃官
    司,而且會是很大的官司,打擊最重的會是你的兒子。你的兒子名字是不是有個
    呂字?而且不是姓。你媽媽看到我說道這,又是驚訝,雖然還不是很迷信的那種,
    但她原意繼續聽下去。然後我又說了一些你的遭遇,以前的一些事故。你媽媽練
    練點頭,然後一直問我是吃怎樣的官司。我只能說天機不可洩露。最後我悄悄對
    你媽媽說,是與人命有關的官司。明顯你媽媽是被嚇到了。我也想不到像你媽媽
    這樣的知識份子,為什麼還那麼迷信,我這樣說確實是讓人很難不信服,畢竟咱
    們已經計畫好了。」說完這個,石大哥微微笑了起來。我則不想說話,內心很是
    激動,等待是石大哥說下去。

      石大哥看我沒說話,就繼續說:

      「你媽媽不可避免地問我,說有什麼方法可以消這災,花些錢倒不要緊。我
    看到時機到了,順勢說:破財消災是應該,但是這個災卻不是財就能破的,還得
    需要一些東西,而這些東西我不知當講不當講。如果我講了,你可以當我胡說八
    道,也可以當我是一個騙子。畢竟我從不說要收取你任何錢財,只不過咱們有緣
    遇見,我便說。我這樣說,你媽媽根本沒想什麼,就直接要我說。我小聲對你媽
    媽說:你兒子這個災,只有你能幫,而且這個是第一步。是最關鍵的第一步,之
    後的第二第三步,儘量可以努力。但是你真要聽,我就說了。看到你媽媽點頭,
    我直言道:你兒子不需要財去破財,而且需要色去免災。這個色,你應該能想到
    是女人吧。你媽媽聽到這裡,像是放鬆了一下,對我說這個完全沒問題,可以幫
    你找任何需要的女人。我沒等你媽媽說完,就打斷她說:

      不是能是別的女人,只有你才能幫你兒子。當時我說完這句話,其實也是很
    緊張,真怕你媽媽發飆,罵我變態。呵呵。當我看到你媽媽聽完我的話,很是吃
    驚,而且覺得你媽媽好像已經放空了,想不到會這樣。過了個幾秒鐘,你媽媽反
    應過來對我說這個應該是不行的。當時你媽媽也有緊張,反正我看不出什麼,只
    要不發飆,我就放心。然後我繼續說:這個第一步我已經說了,這個人命官司雖
    然要不了你兒子的命,但是十幾年的牢獄之災是絕對的。當我說完這個,我本打
    算好腦補一些東西來慢慢擊垮你媽媽的防線。卻沒想到你媽媽突然說了一句話。
    那句話就是:那我該怎麼做?我聽到這,我都有點反應不過來,為你高興,我也
    興奮。畢竟這個計畫,我覺得不應該這麼快,得費很多舌頭。但你媽媽這樣說,
    我一時不知怎樣回答。我想了想,就對你媽媽說:

      你不能讓你兒子知道,年輕人也不會信這些算命的。這個到底該怎樣去做,
    你可以先和你兒子談談心,有意無意地表達出這些想法,但是一定不能讓你愛人
    知道。我說道這,觀察了你媽媽的神態,覺得都是慢慢的母愛,而且為了兒子可
    以犧牲很多東西。雖然你媽媽不說話,但是我能感覺到她已經下定決心。說實話,
    小老弟,如果我遇上這樣的事情,之前的都覺得沒什麼,但是說到要和親人做愛,
    我肯定馬上走人的,因為我本人不迷人,但是我尊重這些東西。好了,我繼續說:
    你媽媽沒說話,我又說了你的事情。」

      石大哥的對話,我在此轉述。

      「大姐,我這樣叫您吧。您的兒子,你覺得他會不會對你有想法?」

      「啊?這個不可能吧。」媽媽疑慮地回答。

      「大姐,別忘了我的身份,還有一個身份就是男人,所以兩種身份加起來,
    對您說的,您一定要相信。你兒子剛剛畢竟沒多久,所以還是一個正常的年輕人。
    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秘密。您放心,只要您多加主動地去接近他,和他多溝
    通,以前你們的溝通僅限於很正常的母子關係,現在我要您自己多說,多表達。
    您明白我說的嗎?」石大哥問。

      「我不傻,你說的我明白,就是覺得這樣做很難為情,而且不知怎樣放開,
    怎樣過自己心裡那個坎。」媽媽說。

      「大姐,這個東西您自己想,您兒子這個災,我真希望是我錯了,這樣的話,
    您也不必為難。畢竟這個東西是世俗所不容的。」石大哥這樣說,是想讓我媽媽
    最後下決心。

      「你說得對,要是被別人知道了,那我還不如讓他···呸呸呸,看我說的
    什麼啊。」媽媽知道自己說錯話,她一定想說,要是被人發現了,還不如讓我吃
    這個官司。

      「大姐,這個就是看您了,您怎樣表現,怎樣和自己兒子溝通。您相信我,
    只要您有些暗示,您兒子定會明白您的心意,到時候他要是想,這個災就可以過,
    如果他不想,那是他自己命中註定。」石大哥真是聰明人,話中也幫我做了鋪墊,
    而且不露痕跡。

      「好吧,我回去自己想想。對了,你方便給個手機號嗎?我那兩姐妹也想給
    你算算。」媽媽說著就拿出手機。石大哥在媽媽手機上打了自己的號碼,就這樣,
    媽媽存了石大哥的號碼,然後道別。

      聽到這裡,我心撲通撲通地跳,石大哥淫笑地說:

      「小老弟,你性福的日子要來了。但是現在你姨媽也找我算命,怎麼辦?」

      「你就照著做,難道你還不瞭解我?」我緊張的感覺還一直在。

      「難道你也想連她們也···?」石大哥問我。

      「能肯定好,反正你看著半,我相信大哥,一定會做得很好。」我壞笑著。

      「好吧,你要記住,我幫完你,我就走,你一定別出事,我也不想你出事。
    但是覺得你有這樣的想法,我內心雖然不反對,但是我個人也不支持,就是純粹
    地幫你。」石大哥有點嚴肅地說。我連連答應,其實我更害怕和緊張。反正只要
    先得到媽媽,已經很滿足了,至於姨媽她們,就當個試探,能不能成功也不重要,
    現在重要的是媽媽。

      當天下午石大哥就去個大姨和小姨算命。至於說了什麼,結果怎樣,石大哥
    說先不告訴我,等我和我媽媽的事有的結果再說。我叫石大哥再住一晚,他說不
    方便,所以當天晚上就飛回去了,當然我是幫他買了機票。他沒拒絕。我一直想
    知道和姨媽們的談的結果,但我尊重石大哥,畢竟幫我我這麼多。我們還在當地
    住一晚,晚上吃飯的時候,看到媽媽和平時一樣,沒出現什麼異常。姨媽們卻有
    點時不時地走了個神,但卻很開心地和大家吃飯。


                    第六章

      遊玩回來,我偷偷觀察這媽媽,媽媽好像並沒有開始找我特意地談話。可能
    天氣也變涼一些了,爸爸也經常在家。媽媽給我的眼神,好像真的有變化,不是
    說誘惑曖昧,就是一種很憐愛的感覺。我也能感覺到,或許真信了石大哥說的,
    也擔心著我。就這樣連著到了11月份,媽媽都沒找我談心,只是平時的起居地
    問候。我原本火熱的心,突然涼了一半,覺得是不是媽媽放不開。我也不可能主
    動去找媽媽,這會讓媽媽更加為難和懷疑。和石大哥也都是QQ偶爾地問候。

      11月11日,那時候還沒有什麼雙11。就是知道是個光棍節罷了。本來
    這一天,和朋友約好一起打球,畢竟沒有女朋友,只能打球。下班回家,想換衣
    服。媽媽突然問我:

      「你爸今晚去和他戰友聚會,就我們兩,一起出去吃吧。懶得動手做飯。」
    媽媽很自然地說。但是我能從媽媽的眼神中有很大的期待。我當然不能讓媽媽失
    望,而且我聽到這話,心裡比什麼都激動。只能放朋友鴿子了,對媽媽說,好。

      媽媽稍微打扮一下,就和我出去了。看著媽媽,穿著黑色和婦女們經常穿的
    褲子,上衣加了小外套,是紅色的。看著媽媽豐腴的身材,我不禁硬了起來。國
    慶到現在的光棍節,我沒機會看到媽媽的身體,所以看到這,我肯定會胡思亂想。
    我等待著,等待媽媽要對我說什麼話。

      在貴陽,好的館子,我們都知道。但是媽媽今天卻開車到蠻遠的一個餐廳吃,
    我以前沒來過。媽媽說她也沒來過,是聽同事說這個餐廳的牛排好吃。媽媽知道
    我喜歡吃牛排,所以來到這裡。在我們坐下的時候,媽媽想說什麼,又欲言又止。
    我問媽媽:

      「媽,有什麼事?」

      「沒什麼,等吃完再說。」媽媽說著。其實我早就等著這一天,雖然不知道
    媽媽說的到底是明顯還是不明顯。不一會牛排就上來了,沒辜負媽媽特意開車到
    這裡,確實很好吃。我也俄了,狼吞虎嚥,一下子就吃完了。然後我倒些紅酒喝,
    媽媽開車,就沒陪我喝。終於等到媽媽也吃完了,然後媽媽說:

      「呂呂,媽媽想和你談談。」

      「談啊,媽,有什麼就說。」我故作輕鬆鎮定。

      「媽也不知道該什麼說,媽上個月幫你算了命,有些不太好。」媽媽說完歎
    了口氣。

      「媽,別信那東西,我好好的呢。」我也繼續裝糊塗。

      「別這麼說,該信的還得信,媽媽有自己的原則。他說得很准,家裡的事,
    人,以前出的事都能說出來。」媽媽說。

      「這麼神啊?」我佯裝反問。

      「對啊,就是那麼神。」

      「那說我有什麼事?」我問。

      「也沒太大的事,你別擔心。」媽媽這樣說,我能感覺出媽媽不想把事情說
    得那麼嚴重。

      「反正遇到一些麻煩,但是算命的也教我破災的方法。」媽媽說。

      「什麼方法?」我還是繼續裝糊塗。

      「不能現在說的。」媽媽有些害怕我再問。然後媽媽繼續說:

      「能和媽都說些自己的秘密嗎?平時我們母子都不好意思多聊別的,今天跟
    媽多說些,媽也多說些。咱們像別的母子那樣,像個朋友多好。」說完媽媽也笑
    了。確實我們母子,我們家庭都是太規規矩矩,很少開玩笑。

      「可以啊,媽。就是有點不好意思。」說完我也笑了。

      「媽也是為了你,反正媽願意相信那算命先生的。他叫媽多和你聊聊。」媽
    媽說著。

      「為什麼?」我還是裝著一臉疑惑。

      「別問媽是為什麼。你平時覺得媽對你怎樣?是不是有時候很嚴厲?媽是不
    是也很嚴肅?」媽媽說。

      「嚴厲倒不覺得,嚴肅就有點了,平時媽您也不喜歡說話,開玩笑。我只是
    和朋友在一起話多些,畢竟男的,什麼話都可以隨便說。」我說。

      「那以後咱們也改變改變,像朋友一樣說話聊天,當然在只有我們兩個人的
    情況下。」媽媽說的這句話有了明顯的暗示,如果是平時我肯定不會察覺有任何
    異常。但現在我心知肚明,所以很是興奮。連忙說:

      「可以啊媽,就怕您不喜歡,不習慣而已。對了,為什麼只有我們兩個人才
    能這樣?」

      「都說了,別問媽為什麼,媽就希望你能好好的,媽就高興。媽就你這一個
    兒子,不希望你有不好的事情。其實媽也挺想找個人來聊聊的,和你爸,有時候
    事情也不能聊,雖然和你姨媽經常說話,但是很多也就是家長里短。媽活了這大
    半輩子,能沒有些話想傾述嗎。」媽媽說。

      「媽,您到底有什麼事情?今天有的奇怪哦。」我笑著問。

      「媽沒什麼事情,現在又不知道從何說起。你問媽吧。」媽媽說完,喝了口
    飲料。

      「媽,我也不知道問您什麼,怕您不高興。問了也怕您生氣。」

      「呵呵,沒事的,都說了像朋友一樣,想問什麼就說什麼。」媽媽笑著說。

      「對了,媽。您除了我爸,有沒有和別的交往過?」這個問題我是真心想問
    的。

      「媽和你爸好之前,很喜歡我同班的一個同學,那時候就是喜歡。後來遇見
    你爸,也就淡忘了,然後被你爸追求,就在一起了。」媽媽不好意思地說。

      「那不叫交往,就是暗戀而已。暗戀這事情,我暗戀多了。哈。」我也笑著
    說。

      「對啊,我們那年代不像你們現在那麼開放的。其實你爸為人很好,媽也很
    高興嫁給了你爸。就是你爸在工作面前,為人圓滑,反應很快,到了我這裡就很
    笨了。現在都在一起那麼多年,你爸在我面前有時候還是很笨的,很多事情都得
    我去做。」媽媽說完,開心地笑了,看得出我媽對我爸的感情是很深。

      「什麼事啊?」我問。

      「很多事啦,就是不太細心,關心你,卻不說出來,行動起來又笨手笨腳的。
    交往到結婚,到現在,你爸還沒像人家那樣說一句我愛你呢。當然,我自己也沒
    說過。哈哈。」媽媽說完自己都樂了。而且現在也輕鬆了起來,氣氛有些活躍了。

      「哈哈,這我明白啦。」我笑著說。其實我沒打算說我交往的女朋友,媽媽
    也沒問。畢竟很正常的事,媽媽也沒興趣,可能再過幾年就開始關心了吧。

      「打電話問問你爸,叫他別喝太多酒。你爸這人,出去喝酒,都不愛惜身體
    的。」媽媽說完,我也打起了電話。

      「爸。媽叫你別喝太多酒,早點回來。」

      「知道了。」爸爸簡單地說了這幾個字。我和我爸就這樣,簡單地問候。

      「你爸肯定會很晚的,我們也不急回家。在這裡坐還是走著聊聊呢?」媽媽
    問我。

      「隨便啊,聽媽媽您的。要不回家吧,在家裡自在些。」我提議著。因為我
    覺得,回到家,和媽媽聊著更有氣氛。媽媽看到我這樣說,好像也有點恍然大悟。
    微笑地說好。然後我結帳,開車回家。


                                                                                               
                                   第七章

        回到家,天已經黑了,畢竟已經11月份了。媽媽先我一步去廁所,本來我
    也著急上。決定和媽媽開個玩笑。

        「媽,先讓我吧,我太急了。」我一邊裝著很著急,一邊敲衛生間的門。

        「你不會去我房間嗎?」媽媽聰明地回答。

        「我不好意思嘛,您的衛生間一定都是洗澡的多。」我想不到別的話說。

        「那就等我一下。」媽媽說。

        「媽,您是大還是小?」我壞笑地問。

        「小的,很快的。」媽媽正經地回答。果然,媽媽說完就開門了。而且還一
    邊整理著褲子,只能看到一點點肚腩露出來。然後就叫我快進去。

        我卻笑嘻嘻地說:「我沒那麼急,和媽您開玩笑呢!」我笑著說。

        「哈哈,平時就和你朋友們這樣吧。那我們去客廳坐著吧。」媽媽說著,眼
    神有點不一般地看著我。然後我們來到客廳,打開電視。

        「我們平時開的玩笑才不這樣,我們開的玩笑都是下流的。哈哈。」我也笑
    著說,試探一下媽媽。

        「朋友在一起說可以,不能在公共場合說,影響不好。」媽媽對我說。

        「知道啦,平時我們上班也是經常開玩笑的,男男女女的。」我反對著說。

        「真不懂你們年輕人。」媽媽笑得比之前開心。

        「媽。那平時您會和朋友開玩笑嗎?」我問。

        「當然會啊,我們這些老媽子的話,有時候可能比你們更好玩。哈哈。」媽
    媽說完大笑起來。

        確實是這樣,平時的朋友圈,誰不說些玩笑來活躍氣氛。能想到媽媽和朋友
    說的一些下流話題,我內心也燃燒起來。

        「媽一般都是聽她們說,還有你小姨,都是一幫厲害的人。」媽媽接著說。

        「那您不說啊?」我問媽媽。

        「媽沒個厚臉皮。哈哈。」媽媽笑著說。

        「我倒想知道你們之間說的是怎樣,比不比得了我們說的。」我這樣說。

        「都是差不多啦,只有是好朋友之間才說的。無非不就是一樣隱晦的話題,
    加點成人性質。」媽媽說著,已經把削好的蘋果遞給我。

        「那確實,都是這樣說。這樣說才好玩,畢竟都是朋友,放鬆放鬆。」我附
    和著媽媽。

        「讓媽要一口。」媽媽說完就伸嘴過來,等我遞給她蘋果。

        我也不在乎地給媽媽咬了一口,媽媽卻躲著整齊的那部分,咬著我咬過的地
    方。我當時真的很開心,因為之前也有這樣的,但媽媽不是拿刀來割走一塊,就
    是咬我沒有咬的地方。

        我接過來,也在媽媽咬的地方大咬了一口,媽媽看到了,好像很欣慰地笑了。
    當時我讀懂媽媽的眼神,和臉上要表達的資訊。雖然不是那麼直接,但是媽媽已
    經在慢慢地主動讓我知道。

        然後媽媽又笑著說還要吃,就這樣,我和媽媽一人一口,沒幾下,一個蘋果
    就吃完了。

        媽媽問還吃嗎。我回答說吃。當時雖然飽,但是覺得這個好像是在和媽媽調
    情。媽媽削完第二個蘋果,自己先咬一口,然後給我,我裝著看電視,也在媽媽
    咬的地方咬下去。媽媽也像我一樣,裝得很自然,裝得很無所謂。

        畢竟是母子,誰嫌誰呢?吃完第二個,我說不吃了,媽媽也沒問我還吃不。
    可能都覺得太飽了吧。記得當時媽媽還幫我拿走嘴角的一點果肉,我則是微笑地
    看著媽媽。

        當時確實像是情侶搬的嬉鬧,但我卻不希望參雜這多餘的感情在裡面,只有
    普通的親情就好。事情也如我所願,我沒有愛上媽媽,媽媽也沒有愛上我,這都
    是後話。

        「媽先去洗個澡,覺得不舒服。」說完媽媽就走到房間。

        這時媽媽並沒有關門,我還想故伎重演呢,去偷偷開這電腦。這下好了,媽
    媽連門都沒關,肯定是到衛生間換洗了。

        果不其然,媽媽走到衛生間去了,拿著換洗的衣物。我失望地看著電視,雖
    然心裡希望能進展能快些,但是現實中是不可能那麼快,媽媽也不可能那麼做。
    我只能看著電視等著媽媽,也幻想著像電影一樣,媽媽會叫我去幫她抓背。對於
    媽媽,我只是正常的性幻想,沒有過變態的行為。

        在等待這媽媽的同時,我想打個電話給爸爸,看看時間,還不到八點鐘。所
    以沒打,不到12點,爸爸是絕對回不到家。媽媽這次洗得蠻久,我等累了就回
    自己房間轉轉,開著電腦,玩起遊戲。

        媽媽原來是洗澡洗頭同時進行,所以才用了那麼大半個鐘頭。媽媽穿著睡衣
    出來,站到我後面。看著我玩的網路遊戲,我也沒注意媽媽的穿著,畢竟遊戲當
    中也是很認真的。

        「你們玩這些打打殺殺的遊戲有什麼好玩的?」媽媽一邊撥弄這頭髮,一邊
    說,這樣頭髮容易幹。

        「了,現在不玩了。」我這樣說著,一邊退出遊戲。

        「我又不是叫你不玩,你可以繼續玩啊,沒事的啦。」媽媽微笑著說,然後
    坐在我床上,繼續抖動著頭髮。

        「陪我親愛的媽媽聊天才是要事。」我繼續不正經地說,我總覺得媽媽試探
    我,我何嘗不主動些,至少能讓媽媽放心。

        「看你說的,嘴巴真乖。以前想聽到這麼甜的話是太難啦!」媽媽笑道。

        「不是您說要我像朋友一樣嘛,現在我就當媽媽您是朋友啊!」我也笑道。

        「嗯。真不錯,看來媽媽晚交了你這個朋友啦!」想不到媽媽其實也能聊的,
    確實是遇不到合適的人罷了。

        「媽,爸肯定又會是12點後回家,信不信?」我問。

        「信。你爸哪次不是這樣,喝醉了才回來。」媽媽恬責地說。

        「爸也不算喝醉,畢竟走路不倒,找到家門,開得了家門,這個算好啦。」
    我安慰地說。

        「不說他了。對了,要不要加個被子,夜裡冷嗎?」媽媽關心地問我。

        「媽,冷了我會自己加的,放心啦,不信你睡睡看。」我引著媽媽說道。

        「好啊,那我今晚就睡這裡,你和你爸睡去。」媽媽開玩笑地說。

        「可以,我睡客廳都行。哈哈。」說完,我轉過椅子,和媽媽面對面地聊著。

        「媽,其實您還是蠻漂亮的。」我誇獎著媽媽。

        「你才知道啊?哈哈哈哈!」媽媽說完自己都不好意思地樂了。

        「我說的是實話。」我老實地說。

        然後注意到媽媽的穿著,一套秋冬季的睡衣,粉紅的圓斑點,看著很可愛。
    媽媽的身材被包裹著,但不明顯,畢竟睡衣都是寬鬆的。我可以看得出,媽媽沒
    有穿內衣,看著胸前睡衣的形狀就可以知道。

        一直到現在,出來吃水果的時候,媽媽和我都很正常,都沒表情出有怎樣的
    暗示。我也只能稍微地開些玩笑,等待著媽媽的主動。我也覺得當天晚上肯定不
    會有什麼發生。

        「呂呂,媽媽想對你說些說,但是當著你的面,媽媽又說不出來。」這時候
    媽媽突然認真地說。

        「媽,什麼事?如果說不出來,我可以出去,或者你寫下來。」我說完就覺
    得我有點著急了,因為還不知道什麼事的前天下,就說寫下來,是很不妥的。話
    已經說出,已不能收回。就等著媽媽的回答。

        「媽也知道寫下來啊,但是差不多都一樣的,媽開不了那個口。」媽媽裝作
    很自然地說。

        「那就不說唄,媽您這麼為難,我都不知道是什麼不好意思的事呢。放心,
    媽。您有什麼就說出來,我不怪您。」我這樣說,是為了讓媽媽放下負擔。

        「你先去反鎖著門,關窗,關窗簾,等下再去開門。」媽媽命令著我。我大
    喜過望,但是還是要鎮定。然後我說:

        「為什麼反鎖門啊?關窗和窗簾就好了,別人也聽不到。」我說這,然後把
    窗和窗簾都拉好。

        「去反鎖門吧,不想讓你爸聽到我說的話。雖然他現在不可能回來,保險起
    見。」媽媽期待地說。我則是得了便宜還賣乖,裝作委屈地去反鎖門。

        「你房間的門也關起來,反鎖起來。」媽媽命令著。我只能乖乖聽話,內心
    卻是湧動著。關完,我照樣坐在椅子上。

        「燈也關了,媽媽怕說了那話會不好意思。」這時候媽媽害羞地說。

        我順手關了等,房間一下子變得黑暗,我也沒等媽媽說,先把電腦螢幕關了。

        「呂呂,上個月媽媽不是遇見那算命先生嗎。他說,我可以幫你破掉那些不
    好的災。」說到這,媽媽好像猶豫著要不要再說下去。我已經看不到媽媽的臉,
    畢竟窗簾關上了,房間的黑暗也像組團似的,越聚越黑。

        「媽,什麼事情搞得這麼神秘,又關門關燈的?」我抑制著內心的狂喜,嘴
    上去故作鎮定地問。

        「媽也怕你不答應,也怕嚇到你,怕你以後會瞧不起媽。」媽媽聲音了聽出
    有些無奈。

        「媽,沒事,你要說什麼就說,我不會怪您,更不會生氣。除非你說我不是
    你們親生兒子。哈哈。」我開了個玩笑,想讓媽媽輕鬆地說出來。果然,媽媽聽
    了這個話,也噗地笑了一下。

        「看你說成什麼啦,你不是親生的,你是撿來的。」媽媽也著開玩笑。

        「那媽您說吧。」我期待地說。

       「你過來。」媽媽叫我過去,我真想馬上脫光衣服褲子,就直接沖上去。我輕
    輕地坐到媽媽旁邊。

        「別問媽媽太多問題,現在你就聽著,不管你生氣或者怎樣,都不要表達出
    來,可以嗎?如果呂呂你不生氣,就抓著媽媽的手,好嗎?」媽媽溫柔地問。

        「媽,您說。」我說完,已經握著媽媽的手。然後繼續說:「您看,我不生
    氣。」

        媽媽笑了一下,輕輕地打看我的肩。

        「算命先生說,我要和你發生關係,才能破掉那個災。」媽媽說完,明顯感
    覺到她很緊張,手心已經出了很多汗。

        我正想說話,媽媽就又說:「你別說,你說了我倒不知道怎樣說。我的意思
    你是明白的,媽信那個算命先生,也答應了他。可能你會覺得這很不可思議,覺
    得我可能是發瘋了才信那樣的話。媽這輩子沒咋的的期待,就希望你平平安安一
    輩子。媽就你這麼一個兒子,媽做什麼都願意的。我的話也就這麼多了,等下你
    也別問我,過段時間媽再來找你說。對了,你把你聽到媽媽說的這件事後,可以
    寫給媽媽看。媽不敢面對面地看著你的臉,等下媽媽就回房間,平時你爸在家,
    咱們以前怎樣還是怎樣。好嗎?」

        媽媽說著。雖然她這樣問,但我卻不能答,我知道媽媽今晚只是把話說出來,
    還沒打算和我真正的發生關係。媽媽說完,就走了,開門的時候,只看見媽媽的
    背影,因為客廳燈是開著的。

        等媽媽走後,我長出了一口氣,然後自己握住拳頭,輕輕喊了生,耶。我願
    意繼續等著,我也知道這一天的到來會不遠了。

        我開燈,拿出筆記本,把想對媽媽說的話都寫下來,然後撕下來,準備明天
    給媽媽看。

        我在筆記本的頁面是這樣寫的:

        「媽,聽到您今晚的話,我確實是比較吃驚,但我沒生氣,也不可能怪媽媽
    您。相反,在我心底很高興,媽媽為了我能做這樣的犧牲,作為兒子的我很感動。
    媽,當著您的面,我也不好意思說。現在在紙上,我可以毫無顧慮地說出自己的
    想法。媽,只要您願意,我怎樣都答應。但是,媽。我也怕這會對您造成傷害,
    這個是我不願看到的。而且如果您自己沒有一點的自願成分在,我也不希望媽媽
    做這麼大的犧牲。媽,等有合適機會,我們找個地方慢慢說吧。愛您的兒子!」

        雖然是簡單的幾行字,但卻是我真實的想法,確實也是有這樣的擔心。本來
    還想說很多,但寫起來,話卻變少了。原本打算著,明天以後再給媽媽看,但是
    我內心的欲望卻強大起來,驅使著我走到媽媽的房間門口。

        我敲了一下門,然後把紙條從門縫下遞進去。對媽媽說了一句:「媽,我寫
    的東西,現在放在門下面。」

        說完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間。聽到媽媽走動的聲音,知道媽媽是來拿紙條的。
    我不知道今晚會怎樣,就躺在床上幻想著。剛躺下不到10分鐘,我的門也響了,
    門下也多了長紙條。

        我飛快的跑去,把紙條拿起來。收到媽媽這樣的紙條,比第一次收到的情書
    更開心,也更興奮。我快速地打開著媽媽給我的紙條。紙條還是我之前的紙條,
    媽媽把字寫在背面。

        「呂呂,我的兒子。媽媽這不是犧牲,如果媽媽內心很排斥的話,我想我也
    做不了。媽媽也不知道為什麼,開始媽媽聽到算命先生說的,很吃驚,也覺得不
    可能。但是和算命先生聊了一番後,媽媽也就平靜了。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媽
    媽也想過,這樣做該不該?但是媽媽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呂呂你的擔心
    媽媽也知道,媽媽在這裡告訴你,媽媽沒有不情願,媽媽是自願的。這個月我想
    了很多,這件事給媽媽的衝擊確實是大,是一種媽媽想到會刺激的衝擊感。媽媽
    這樣說,呂呂會不會看不起媽媽?呂呂,我們今晚不能那樣做,等我們都想好了,
    可以嗎?看完不必再寫了,媽媽休息了,明天上班早。記得去打開門的反鎖,也
    記得燒掉這個紙。」

        我感覺媽媽還想說,但是紙面上沒有地方寫了。我燒完紙,去打開反鎖的門。
    也回房間了,看看時間,快十點了。想到第二天還是禮拜四,所以也洗澡睡了。
    當天晚上睡的很好,爸爸回來都沒感覺。
                                                                                                                                  


    [ 此貼被何铭明BB在2017-05-20 13:30重新編輯 ]

    上一篇:欲海--个人原创 下一篇:知子的耻辱假期
加载中